男人置疑医师乱开药 在医院持械伤3人被判刑5年半

男人置疑医师乱开药 在医院持械伤3人被判刑5年半
置疑医师乱开药导致父亲患病并感染给自己和母亲,遂发生报复心思  男人在医院持械伤3人被判刑5年半  本报记者 陆增安 通讯员 张海志  昨日,江南区法院揭露宣判一同犯成心伤害罪的案子:上一年2月13日,因置疑医师乱用药,被告人周某持械在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行凶致3人受伤。后经判定,周某患有偏执性精神障碍,作案时处于发病期,在此案中具有约束刑事职责能力。法院以犯成心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周某当庭表明无异议,但以为是医师乱开药才导致此结果。  置疑医师乱用药持械伤3人  “押被告人周某到庭!”当天上午10时40分左右,跟着审判长一声令下,周某被法警押上法庭承受宣判。此刻的周某一脸瘦弱,耷拉着脑袋。在被押入法庭时,周某下意识地瞄了一下旁听席,但他很快低下头,无颜正视前来旁听的亲属。  法院审理查明,本年30岁的周某是南宁市江南区沙井镇人,本科文化,无业。2018年头,周某的父亲到南宁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其间,周某看到父亲病况未能好转,便置疑医师给自己的父亲乱开药,致父亲患上尿毒症、肺结核、丙肝等疾病,并导致自己与母亲被感染,遂发生报复心思。  2018年2月13日下午4时许,周某从家中带着镰刀、锤子、水果刀来到医院。周某先后运用其带着的锤子将被害人覃某的头部打伤,导致其右顶骨洼陷性骨折(经判定,损害程度为轻伤一级);将被害人黄某的头部打伤,导致其颅骨敞开性骨折伴硬脑膜决裂(经判定,损害程度为重伤二级);将被害人黄某左肘部打伤,导致其左尺骨鹰嘴骨折(经判定,损害程度为轻伤一级)。  案发后,周某被医院安保人员当场抓获并扭送公安机关。后经判定,周某患有偏执性精神障碍,作案时处于发病期,其在本案中具有约束刑事职责能力。  被指控成心伤害罪出庭受审  本年7月18日,江南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周某被控成心伤害罪出庭受审。一起,已被判定为七级残疾的黄某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周某补偿医药费、护理费等合计41万余元。  在审理过程中,在法院安排调停下,周某的家族已代其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黄某自愿达到调停协议,由周某的家族代其向黄某一次性补偿经济损失10万元,黄某自愿撤回附带民事诉讼,不再要求周某承当其他民事补偿职责。现在,上述补偿款现已实行结束,法院已裁决允许撤诉。  法院经审理以为,周某持凶器成心伤害别人身体,致一人重伤二级,二人轻伤一级,其行为已构成成心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周某犯成心伤害罪建立。周某的成心伤害行为,形成被害人黄某多等级伤残,在量刑时应从严掌握。  周某归案后照实供述自己的首要违法现实,具有率直情节,能够从轻处分,辩解人提出其认罪态度好的定见,法院予以采用。一起,案发后周某的家族代其与被害人黄某达到补偿协议且已实行到位,在量刑时酌情予以从轻处分,辩解人提出的相关辩解定见,法院予以采用。  犯成心伤害罪被判刑5年半  在周某所辩称的“是医师开错药才导致此结果”的问题上,法院审理以为,在本案中并无依据证明医院医师在对周父行医履职过程中存在任何不当及差错,从法律法规规则及医疗从业道德动身,医师的合法履职应予保证。  周某因置疑医院医师乱开药而在医院持凶器行凶,片面恶性、人身危险性及社会危害性均较大,其提出的“医院医师乱开药”的辩解及辩解人提出其违法片面恶性小、社会危害性不大的辩解定见,与现实不符,法院不予采用。  此外,后经相关司法判定,周某患有偏执性精神障碍,作案时处于发病期,在此案中具有约束刑事职责能力,其辩解人提出的相关辩解定见,法院予以承认,依法对其从轻处分。  但纵观本案,周某虽患有偏执性精神障碍,案发时归于约束刑事职责能力,但其没有彻底损失辨认和操控本身的行为能力,其仅因片面臆断便任意对医师行凶报复,动机卑鄙,违法目标清晰,且在作案时用锤子捶打被害人头部等要害部位,手法凶横,社会影响恶劣,不宜对其减轻处分及适用缓刑。  最终,法院以周某犯成心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对此判定,周某当庭表明无异议,但其一直以为是医师乱开药才导致此结果。